1. <small id="4192567380"></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十六章
          骊芒听得很认真,遇到不大理解问题,还会反复追问。木青见他很有兴趣样子,自己兴头也被勾了起来,兴冲冲地下地拿了白石,借了火把光洞壁上给他画起了自己设想中改进后蓝图。

           “我们住房层建得离地高些,这样可以防潮,虫蛇什么不容易进来,雨下得大有积水话也不会被淹。为了牢固起见,好下面挖下个坑,叫做地基,打下木桩夯实了,然后才开始盖房子。房子就用竹子或者木头搭梁铺地,墙壁砌砖,这样冬天会暖些……为什么要地基?你想想啊,大树根扎到地里越深,就越不会倒,房子也一样道理。嗯,这里是楼梯,楼梯就和你平时登高用梯子差不多,是让我们登上自己住房层。楼梯对过去就是个走廊,前面可以翘出一个晒台……晒台可以晒东西。走廊边上用作堂屋,中间铺上藤席,以后孩子可以这里爬着玩。边上就是卧室了。卧室就是我们睡觉休息屋子,可以隔出几间出来,我们两个一间,以后等孩子出世长大了,他也自己一间……对了,我们还是把火塘搭屋子外面好,这样既干净又安全,我平时那里起火煮饭给你吃,好再连一道火墙通到我们屋子里去,这样冬天时候就暖和了,后还要外面弄一大圈竹栅,房前屋后种上花树……”

           木青不停说着,眉飞色舞时候,她身后骊芒起先还仔细听着,不时插话一两句,慢慢地就有些心不焉了,只是愣愣地看着她一声不吭。兀自研究怎么把自己屋子弄得既保留了傣家竹楼长处,又可以量寒冬里保暖木青半天里没听他吭一声,忍不住侧脸看了下,这才发现他眼睛正盯着自己露兽皮小抹胸上胸口一动不动。

           近不只小腹腰身蹭蹭地鼓,她胸口也是一样,原先小可爱早就不能穿了。她只好用揉搓得又软又薄兽皮做了两个,希望可以撑住自己越来越鼓胀胸口。好天气也不是很热,暂时可以不用去考虑透气问题。这时见骊芒这样盯着自己,一副眼馋样子,想起已经很久没有答应他那方面要求了。现已经五个多月,应该没问题了,心中一动,便转身朝他勾了下指头。

           骊芒立刻俯身朝向她。她这才伸手抱住了他脖子,往他耳朵里吹了口气。听到到他自己耳畔咕咚咽了口唾沫,这才放开了笑盈盈道:“想要我了吗?”

           她看见骊芒眼睛一亮,但很就讪讪说道:“你不是说……对孩子不好……”

           “你温柔些……温柔是什么知道吗?就是不要太野蛮,不许压住我肚子,重要一点,还要让我感觉很舒服很舒服……这样就没关系了……”

           木青看着他一本正经地说道,心里却已经笑得直叫哎哟了。她敢打赌,骊芒一定会信以为真,然后她就可以好好享用他提供孕妇大餐了。

           骊芒愣了一下,很便喜笑颜开地一下抱起了她就往榻边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连连点头:“嗯嗯,一定不野蛮,一定要让你很舒服很舒服……”

           木青第二天爬起来时候,鼻端里已经闻到了骊芒煮羊奶味道。他近刚学会了挤奶。想起他昨夜小心翼翼,中途不时停下来问她舒不舒服,到了后满身大汗,比之从前酣战之时也不过如此,忍不住趴榻上埋头笑了起来。

           骊芒陪她一道吃了早饭之后,立刻就收拾工具往外面去了,留下小黑陪着木青。他其实对木青昨夜描述还不是很有概念,因为到后根本就没听进去她说什么。不过她既然表现得那么有兴趣样子,他自然会量照她意思去做。而且根据之前数次经验,往往到后她有些原本他看来有些怪异想法其实都还不错。所以这些天除了狩猎,他就一直忙着砍伐树木和竹子,然后像上次运老虎一样地捆排子上拖回来。

           砍树和竹子需要用到石斧。木青刚来这里时候,一直怀疑石斧可以用来砍树。直到后来有一次她亲眼见到了骊芒族人们打磨精制石斧过程,这才为一把石斧出炉所需耗费精力而惊讶。他们选择石料是溪流河床上坚硬岩石,木青猜测那应该是熔岩,岩质坚硬密实。用一个手掌长度石锤用力打击地上漂砾,从上面打下用作毛坯大石片,也有用漂砾四周点燃火堆办法引起岩石胀裂以产生合适大石片。然后就不断敲打毛坯石两面,后形成半成品轮廓都是参差不齐。接着就是粗打,打制人用石锤轻轻击打粗坯边缘,从两面打下又平又薄石片。经过这道工序,石斧变得薄、窄和匀称。这个过程他们持有几个不同大小、形状和硬度石锤,供打制过程中不同需要而选用。细打是打制石斧后一道工序,需要加细心谨慎地为石斧开刃,形成两面三角尖刃石斧或者一面垂直,一面收刃凿形斧,前者是用于砍树,后者是为了加工成形木料。

           木青估算了下,完成这三道工序要产生至少几百片大于2公分长下脚料,这还不包括许多小以至成微粒状碎屑,而且会有一定比率报废。完成打制后,还要进行研磨和装柄,才算完成石斧全部制作过程。研磨用磨石是从河谷里找来一种细颗粒砂岩块,石斧其上反复研磨。磨好后石斧安一把T形树干或粗枝做成木柄上。连固定斧头工作十分讲究。斧头垫以几片削好木片和刮过树皮以助于消除使用过程中产生震动。然后用劈开藤条把斧头、木片和树皮牢牢地捆成一体。磨得好斧刃常常可以连续使用几个钟头,而一旦变钝,也很容易磨石上重磨。

           想要打制一把上好石斧并不是件容易事情,所以族里擅长于此道人颇得众人敬重。骊芒就是其中一个。管如此,工具材质决定了它毕竟落后。当他像现这样需要砍伐大量树和竹子时候,就会很辛苦,他自己从来没有她面前提过这一点,但木青心里总是很遗憾,不知道自己以后能不能这里发现铜锡矿。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等他有了金属斧头或者刀,做起这些事情就应该顺利一些。但是想来应该很是渺茫,因为她甚至不知道矿脉该如何去寻找。

           骊芒一直忙了七八天,后他们谷地里终于堆了足够竹子和木头。接着就是烧砖了,这也费了不下于砍竹木功夫。大约半个月后,他们终于可以开工了。两人围着谷地绕了一大圈子,后决定离瀑布不远处一块向阳平地上起屋,那里四周空旷,土质密实,光照充足,离水源又近,非常适合。

           按照木青设想,房子底层是类似竹楼那样空层,防止雨季漫水冲刷和虫蛇。傣家竹楼基脚有些特殊,一般是地面放上石基,用二十四根竹子或者木料直接顶方石上,离地七八尺处结梁造屋。但她怕不保险,所以叫骊芒挖了坑基,沿着坑壁打下了高过地面大木桩,木桩一个挨着一个,打牢了顺着木桩用砖头砌墙高处地面,后重填回了土夯实。

           古老竹楼四壁是用竹排或者竹篾围成,夏季自然凉爽,但这里,肯定无法抵挡严寒冬天,照搬是不行。所以他们沿着高出地面基础砖墙开始往上叠加。

           砖体之间粘合剂,木青和骊芒也是费了一番脑筋。去年冬天砌那道火墙时候,是用粘土和松脂搅拌了粘合,这次又多加了一种东西,就是从前骊芒有次讲过那种他小时候摘过来踩破就会把人皮肤粘住果子。现是初夏,果子虽然还没有结出,但植株捣碎后,黏性也非常强,与粘土松脂一道搅拌均匀,虽然和现代水泥无法相比,但与古代砌砖石墙用粘土加糯米汁,算是丝毫不逊色了。

           三个月后,他们房子造好了。望着自己和骊芒完全是摸索着慢慢建出来这座房子,木青不顾自己八个月大肚子,一把搂住了骊芒脖子就要跳着亲上他脸颊,吓得骊芒急忙蹲了下来让她亲个够。

           她男人真是劳苦功高。

           房子不大,但是足够他们住了,而且完全是按照木青起先设想格局布置起来。东边楼梯上去,地板是用劈开竹子压平横竖梁上铺起来,屋顶用剖成半圆形掏空竹管朝下紧紧并列覆盖,再上层竹管之间接缝处铺设下层朝天仰放竹管,就像瓦片放置那样,这样可以将雨水完全地接住顺着坡状屋顶流下,上面再覆盖一层用茅草蒲葵编出来顶。冬天时候他们可以改成用兽皮覆屋顶铺地板。屋子里柱子全部是粗竹,里面房间隔层也是竹片。四面砖墙体先用粘土抹平墙,再用编出来大片竹篱或者藤篱覆盖,这样屋内就显得干净许多。紧挨着房子是个筑顶火塘,火墙从这里往上延伸进了房子里,以备冬天取暖用。一道用中通竹管相连水道从瀑布处直接架到了火塘边上,要用水时候拔掉末端塞子就可以了,这样木青就有了源源不断自来水。骊芒甚至自作主张地把她原来设想中竹篱改成了又宽又高围墙,理由是这样他不家话她会安全些。木青虽然觉得有些煞风景,但不得不承认他说有道理。后他们挖了个大坑,用多出来砖砌底弄了蹲式茅房,以后除了草木灰,他们种植作物蔬菜就会有稳定肥源。

           一年中热季节已经来临了。这一天他们从山洞中搬到了小楼里。木青和小黑非常高兴。小黑把乌龟壳推到了堂屋靠窗角落里,从此圈定了自己地盘。它很念旧,现乌龟壳已经有些容纳不下它身体了,但它却不离不弃,硬是要挤里面。但是等它再大些时候,木青打算把它赶到底层里去住,免得它体重压塌了楼板。骊芒虽然显得也很开心,但木青很发现,他似乎有些住不惯这样结构房子,起先几夜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她只好百般抚慰他,过了大半个月,这才慢慢有些适应了过来。

           他们种第一季黍子收成了。骊芒打制出石镰,收割了庄稼。后他们收了满满两藤筐黍子。产量实不高,但是木青很高兴,她想等以后种植经验丰富了,收成应该慢慢会增加。考虑到这里暖热天气还会持续很长时间,所以留下吃一部分,剩下他们又播种了下去,这次种面积扩大了一倍,木青期望能收成第二季庄稼。接着薯根也开始膨胀了起来,有些甚至拱出地面露泥土外面。木青刨开垄堆上泥土挖出成串成串薯根后,惊喜地发现可能是由于土质肥沃缘故,种出来薯根和以前野生相比,不但个头大了些,而且入口也少了些原来涩感。她大受鼓舞,和黍子一样,利用漫长暖湿夏季再种第二季。

           产期日益临近,木青慢慢变得有些不安起来。她早早就给自己准备了煮过晒干草垫。唯一那件衬衫老早就舍不得自己穿了,洗净放起来,准备等孩子出生后穿。衬衫早就软塌塌得不像样了,但是给刚出生婴儿裹穿,应该是好不过。

           管她一再告诉自己,她不怕痛,会没事,这里女人们不都是这样生孩子,她们甚至没有可以利落剪断脐带剪刀,但是一想到自己很就要经历那种场景,她还是忍不住会有一种恐惧感,有时焦虑得甚至连半夜都睡不着觉。

           骊芒明显是受了她影响,这些天干脆也不再出去捕猎了,只是紧张地守着她,看着她挺着肚子关养山禽们篱笆前数着里面日益众多成员,数了一遍又一遍,但是每次结果都不一样。于是她就回头对着骊芒埋怨里面野鸡们跑来跑去跑那么欢,害她总没法数对,万一哪天逃跑了一只也不知道。

           木青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或许没怎么样,但骊芒可能没等到孩子出来就要被她给折磨死了。所以她开始量控制自己情绪,他面前不再神神叨叨,只是不停谷地里散步兜圈子,希望到时候能顺利生下来。

           晚上时候,木青躺那里,闭上眼睛闻着骊芒刚才楼底用晒干那种椰果肉熏点起来散发出味道,带了股淡淡药香,很舒服,但是驱蚊效果很好。

           她身边骊芒一直没动。她以为他已经睡着时候,他突然翻身起来捧住了她脸,借了窗外照进月光,亲了下她额头。

           木青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我去把娜朵找过来吧。”

           他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说道。

           木青这一瞬间觉得自己心底里一下绽开了花。他竟然说出了她之前也想过,但却始终觉得说不出口话。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文写到这里已经被我写成了彻底种田……⊙﹏⊙汗

           通知下大家,后面大纲稍微修改了下。比原来预计要短些。本来还有一半篇幅,现估计剩三分之一。

           谢谢大家一路支持。

           霸王们都出来吧。。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