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4192567380"></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五章
          叫她是个男人,声音略微有些苍老。

           她认识这声音。是首领,他们都尊他为达乌。木青猜想达乌应该就是对王或者首领尊号。

           木青应了一声,从里面出来了。看见他背手后面,静静地看着自己。

           除了第一次见面时,他到她身边扭了下她身体露出黑牙让她大倒胃口外,接下来时间里,不知道是不是出于骊芒关系,对她一直倒并没怎么样,除了偶尔找她教下结绳。木青量把那回理解为大婶去菜场买菜挑拣下鸡鸭肥瘦,所以对他厌恶之感渐渐也消去了些,毕竟自己是他地盘上讨生活。

           近他找她频繁了些,原因和前些天一件偶然事情有关。那天她与娜朵回来去交上一日收获时候,见负责管理各人所得那女人数点着前面女人们篮子里东西数量,然后用绳子做不同记号,忙得焦头烂额,速度又慢,后面等着女人们大概急着回去烧饭等自家男人回来,埋怨声一片。

           这里虽然将各人所得物公有化,但每天每个人所得还是会累计下来,用符号分别记录墙上。木青估计这大概是等冬天给每个家庭分配食物时候作参考用,有点多劳多得意思,所以女人们每天干活都很卖力。人们对数字已经有了概念,但超出十计算就有些缓慢,过百就不行了,必须要把东西分成十个一摊,等满了十摊,再用某种结绳做标记,表示百概念,等到了十个百,就用另外一个绳结来表示千,以此推类。

           木青虽然和那女人一开始就结下了梁子,但这么多天过去了,除了见面时那女人脸色难看点,倒也相安无事。现见她手忙脚乱,便上前帮着数起了数,很就清点出了一个篮子里果子数,一百二三颗,然后她各打了个这里表示一百和二十绳结挂属于那上交女人一溜绳结下面,边上再画三道杠。她数了下,这女人再有一个表示百绳结,就可以把这十个拿掉,换成表示一个表示千了。

           队伍很就变短了。女人们交完了手上东西,摸摸木青额头,高高兴兴地走了。这里摸额头是表示感谢意思。

           木青本来有些担心那管事女人会怪自己多事。但看她只是松了口气,看着自己脸上露出一种怪异表情,像是钦佩,又像是有些不服气,倒没多少恶意,便也放下了心,朝她笑了下,交了她和娜朵东西,一道回去了。

           大概是她精于计算名气传了出去,所以这几天计数事情都是她和那管事女人一道做,那女人对她态度也越来越客气。然后骊芒知道了这事,看着她眼神就跟第一次见到那望远镜似,木青生平第一次觉到了被崇拜滋味,而且是被这么强壮男人崇拜。虽然有些惭愧自己不过是占便宜比他们多学了那么一丁点数学而已,但心情那叫一个不错。她甚至想着再过段时间,等她和他们可以顺利交流时候,就教会这里孩子学习阿拉伯数字和简单算术,毕竟对日常生活还是很有帮助。

           达乌近时常来找她,就是要她教多结绳法子。其实她早就没什么招了,但他似乎不信,木青没办法,只好教他阿拉伯数字一二三十百。他起先有些不解,等慢慢理解了这是表示数字另一种方法,而且比他这里世代流传下来传统结绳法看起来精简实用,他兴趣一下便被激发了出来。木青有时候甚至觉得这老头执拗得有些可爱,至少他对学习这种爱好,让她对他好感度增加了不少。

           她一开始以为他现过来又是学数字,但看着又感觉不像。

           达乌注视了她片刻,突然露出了个笑容道:“跟我来。”说着背手转身离开,朝聚居地外围走去。

           木青跟了上去。

           他进入了林子,往正北方向而去。

           面前路越来越难走,到了后已经没有路痕迹了,她有些后悔自己出来时没穿鞋子,脚上那双拖鞋不足以保护她双脚不被地上荆棘刮到。她脚面上已经有了好几道血痕。幸好穿了牛仔裤,腿部才得以被保护。

           达乌还往前,木青几次犹豫着想转身回去,但他似乎感觉到了她意图,总是停下脚步回头看她,朝她笑下,用手指指前面。

           他笑很自然,但却带了丝命令味道。她下意识地觉得心头隐隐有些不安,但到了后,情况就变成了她不得不跟上去,因为就算这时她掉头回来,她大概也找不到回去路了。

           达乌她后停住脚步不肯向前时候,摸着自己别腰间骨刀,冷冷地看着她。

           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了。只能一边继续跟着他前进,一边焦心地看着四周和头顶浓密丛林,但是没用,她完全找不到方向了。

           就她要喘不出气时,前面达乌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她。

           “你走吧。不要回来了。”

           他看着她说道,脸上神色漠然一片。

           木青以为自己听错了。就她愣怔功夫,达乌又重复了一遍他刚才话,这次说很慢,音节一个一个地从他口中吐出。

           木青这次确信自己没有听错了。

           电光火石间,她突然明白了过来。

           他要赶自己离开他部落,趁骊芒不时候。刚才他们出来,部落里并没有什么人看见,就算有人看见,除了娜朵,她想谁也不敢违逆首领意思去告诉骊芒她是跟着他出去,然后一去不返。骊芒只会以为她是自己逃走。

           至于原因,她想她已经知道了。

           她并没有打算苦苦哀求他,向他保证自己往后一定离骊芒远远,只要他不把她一个人丢这茫茫丛林里。别说她现还说不来这么复杂话,就算会,他听了也不会心软。因为她他眼里看到了一丝精光,掺杂了残忍和狡猾,这是从前她从没有注意到过。

           她只是后悔自己太过轻信,只把他当成个行将卸任普通老人。她却忘了,他年轻时必定也是部落里英勇甚至残忍一个男人,这样男人才能带领他族人丛林里顽强地生存并且繁衍到今天这样规模。

           而现,他为他女儿铲除对手。

           木青身上有汗,现只觉冰冷一片,而多汗还不住往外涌,头发紧紧贴她颈项和后背,整个人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她估摸着自己力量不足以与他对抗,如果他想这里杀死她话。他虽然老了,但是走了这么多路,仍丝毫没有疲累气喘迹象,手掌骨节突出,手背爆满了青筋,何况腰上还插了柄尖利骨刀。对付她绰绰有余了。

           “前面一直下去有个部落,你自己找过去。往后再也不要回来了,否则我会杀了你。”

           达乌看着她,慢慢地说道,然后指着正北方。

           木青没有完全听懂,但大概明白了他意思。她唯一感到庆幸就是他现还没有要她命念头,只是赶她走。

           她不想惹怒他,让自己下一刻就成为一具倒这里被虫蚁野兽咬噬,然后慢慢腐烂寂寞尸骨。

           但是就算她侥幸可以躲过野兽猎捕,后找到别原住民,他们会接纳善待她这个外来异族?并且,骊芒,以为她逃走后,难过上一阵子,然后就会慢慢忘掉她,彻底恢复他从前生活吧?

           木青心像浸满了冰凉水,沉沉地不住下坠,坠到了她身体底处。

           达乌眼里飞地掠过了一丝有些复杂神色,但很就抿起了下巴,经过了木青身边,朝刚才来时方向走去。

           木青看着他身影消失浓密丛林中。

           一丝恐惧从她心头生出,虫子般地慢慢咬噬着她心。

           她觉得有些透不出气,忍不住抱着头慢慢地蹲了地上。后她觉得舒服了些,终于重站了起来,却是四顾一片茫然。

           她该朝达乌指方向去,还是往回走?

           往北,她可能会被野兽吃掉,可能迷失丛林里死去,也可能找到达乌所指部落,开始她未知命运。

           往南,她也可能死丛林中,或者运气够好再次见到骊芒。但是之后呢,她指望骊芒怎样?为了她而与首领,甚至是整个部落为敌?

           就她犹豫不决时候,她突然听见身后响起一阵窸窣声音,那是树丛被分开发出响声。

           她第一个反应就是野兽,心脏狂跳得像要蹦出喉咙,猛地回头,却惊骇地看见丛林里露出了几张男人面孔。

           那明显是和骊芒不同种族人。身材矮小些,每一个人胸口都烙着一个碗口大小狰狞兽首,面目凶暴。

           木青头皮发麻,惊叫一声拔腿就跑,但身后那几个男人立刻从树丛后钻了出来,嘴里吱吱哇哇地乱叫着,几下就抓到了她。

           木青几乎没怎么反抗。其中一个人扛她上了肩头,就像她第一次被骊芒捉住时那样。

           他们丛林里跑得飞,遇到沟壑也是跳跃而过,木青被颠得几乎要发狂。

           天色暗了下来,他们入了个洞穴,将木青丢了地上,然后燃起了一堆火。

           木青小心地四顾打量,见这里看起来不像个长居之所。应该是他们还没有到自己老巢,今晚暂时此过夜而已。一个男人将自己背上一头狍子样猎物猛地撕扯开来,血水四溅,架到了火上胡乱烧烤了一会,就和同伴血淋淋地放进嘴里撕咬了起来。吃了一会,其中一个回头看了下木青,撕下一块肉,走到她身边,递到了她嘴边。

           肉还带着皮毛,附着淋淋血水和白色经络。木青不愿吃,也不敢反抗,只是略略地往后仰了下头。

           “吃!”

           那男人把手中肉猛地往木青嘴里塞,张嘴说了句和骊芒他们一样话。

           木青闻到了他口中喷出浓烈恶臭,加上那块肉已经入了她嘴。一阵反胃,忍不住俯身呕了出来,管她今天什么都没吃,连口水都没喝过。

           那些男人看见了,哈哈大笑起来。一个脸上有块黑疤男人丢掉了手上肉,笑嘻嘻地朝木青走了过来,眼里射出青绿光。

           木青看出了他意图,不住往后退,一直退到了洞穴壁,再也无法挪动身子。

           一双长满了毛肮脏手摸到了她身上。

           就她以为自己衣服要被撕破时候,砰一声,刚才塞肉到她嘴里人一脚踹开了黑疤男人,怒喝了一声。

           他说得又急又,木青听不大懂。但那些人似乎被镇住了。黑疤男人看了一眼木青,心有不甘地回了火堆旁,捡起刚才丢下肉块,继续吃了起来。

           他们吃完了肉,连剩下骨头也都用石块敲开,舔完里面血红骨髓。

           木青靠墙角,整个人抖得几乎连牙齿都合不拢了,半天才稍稍止住。

           洞穴口又响起了一阵杂乱脚步声,几个男人出去查看,很就喜笑颜开地带进了多人。

           他们应该都是同一伙。

           让木青目瞪口呆是,达乌居然也其中,只是情形看起来比她还要狼狈。头上伤口往下滴血,整张脸狰狞异常,手被绳索紧紧缚了身后。

           很明显,达乌和她一样,也成了这群人俘虏,而且看起来应该是与她分开后不久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