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4192567380"></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木青被一个大块头女人带着,众人目光注视下穿过了这片群居地,走向林子。

           经过骊芒身边时候,她停了下来,站那里恶狠狠地盯着他看。

           他也看着她,一张脸却是寻不到丝毫情绪波动迹象。

           木青突然有些气馁。

           她本来就是他俘虏,或者她掉进去那个陷阱,本来很有可能就是他挖。他对她背包里东西兴趣远远大过了她这只猎物,所以私藏下了背包,把她送给了这里首领。

           从他立场来说,这样逻辑完全没有错。她不能要求他去放过猎物。

           这样想了,木青终于收回了目光,与他擦肩而过。

           那女人似乎怕她逃跑样子,过林子时候一直很是戒备。木青估摸着自己是打不趴这个女人,即便把她打趴下了,这里离那聚居地很近,这女人只要嚎上一声,立时就会涌来多对方族人将她制住。

           她默默跟着女人走,没一会被带到了条溪流边。

           木青有些不解地看向那女人,见她嘴里说了串话,然后指了指水。这才有些恍然。

           是叫她下去洗澡。

           跟首领睡觉前还需要洗得干净些。这个举动让她相当意外。但是不管怎样,可以洗下-身子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

           她早就闻到了自己头发和衣服里散发出来酸馊味。

           木青脱掉了衣物,只剩条内裤。

           那女人看见她内裤,嘴里嘀咕着什么。木青装作没听到,涉水而下。

           她洗了头发和全身。虽然因为没有皂类,觉得有些不干净,但比起之前已经不知道痛了多少。又扯了衬衫水里揉搓。

           她洗得很慢,一边洗,一边想着逃脱办法。

           但是还没等她想出什么办法,岸上女人已经显得十分不耐烦了,不住地发出声音催促她。

           她只好上了岸。

           那女人拿走了她衬衫和裤子,甚至扯她内裤。只有那双运动鞋,木青刚才看见她套了下,但大概嫌闷脚,又甩了出来。

           木青狠狠骂了声她从前无论如何也骂不出口脏话,一把夺回了自己衣物,拍开了她正撕扯自己内裤手,用全力推开了她,然后怒目而视。

           女人猝不及防,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了地上,爬了起来显得十分恼火,嘴里叽叽咕咕说得飞。但是却不敢再来抢她衣服了。

           木青知道她骂自己。但她无所谓。她刚才也骂她了。

           她拧干了衬衫,就这样潮湿地穿回了自己身上,把内裤上水贴着身子挤压出了水分,套回了牛仔裤,穿了鞋子,然后仍用枝条扎回了衬衫。

           她无法想象自己也和她们一样光着上身满地跑。

           女人非常不满地带她回了刚才地方,停了正中间一座屋子前。

           比起别屋子,有些甚至只是立了四根木桩,上面覆盖了些枝叶,边上围了一圈兽皮什么,这间木屋看起来要气派些,也大了许多,正中挂了一张很大兽皮,应该就是供出入门了。

           这应该就是那个首领,她主人房子了。

           木青正打量,身后那女人伸手推了她进去,有些粗暴。木青几乎是扑开了兽皮,趔趄着进去。女人也跟了进来。

           木青站住了脚,回首怒视着那女人,她却是咧嘴一笑,笑得有些不怀好意和暧昧。

           木青压住心头泛起厌恶之感,打量了下里面,地上铺了层厚厚干草,上面覆盖了张平整兽皮,中间部分大概因为经常躺着人,已经被磨得又黑又亮。边上放了几个看起来很粗糙黑色陶碗和盆子,里面装了些野果和几块烤肉样东西。木头墙上挂了个动物头骨,从两只巨大角来看,应该是鹿头,只不过那角大得有些离谱。屋角摆了几把看起来像是用骨头磨出来刀和铲子,边上几根削尖木棒,地上摊了一堆绳子,粗细不一。屋子中间竖了根粗木,支撑着顶棚。

           木青正打量着,兽皮门帘被人掀起,又进来一个女人,一手拿了个火把,一手端了个粗陶碗。屋里光线一下亮了起来。碗底是一滩看不出什么东西透明液体,感觉有些沾。女人将火把插屋子中间地上挖出来一个深洞里,然后用手指头伸进碗底蘸了下,便往木青嘴唇上抹去。

           木青大惊,刚要闪避,两只胳膊已经被起先那个大块头女人给拗到了身后,痛得不敢再挣扎,只得任那女人将手指头抹到了自己嘴边。闻着一股淡淡麝味,带了丝腥气,木青只得闭住呼吸。那女人又扯开她衣襟,这回蘸了多,抹到她胸口上,似乎是对她穿了衣服有些不满,嘴里嘀咕了几句。

           木青强忍着心头怪异感觉,以为应该好了,不想那女人却是放下了手中碗,用力扯起她裤子来。

           木青一下明白了对方意图,应该是要那里也抹上这东西。

           她心头起了阵怒火,穿了鞋子脚重重跺了身后那女人光脚板上,女人惊叫一声,松开了她手,木青立刻操起了墙角一根木棍,作势要打下来。

           那两个女人被她突然发难,有些惊慌,又见她神情凶恶,倒也不敢过来。对视了一眼,捡起了地上那个碗,咒骂着出去了。

           木青吐掉了嘴里因为受那股怪异味道刺激出来口水,用衣袖使劲擦了下嘴,再擦去胸口。只那股味道却仍未散去,被涂抹过皮肤处也有些发热感觉,连乳-尖都微微地挺了起来。

           木青一想到刚才自己被涂抹应该是类似于催情类东西,心头是郁闷。用掌心使劲按压胸口两粒突起,见没什么效果,便放弃了,只将衣襟扎得牢些。然后到了门帘边,掀起一个角,悄悄朝外望了出去。

           外面天色已是有些暗了下来,零星燃着几堆篝火,边上围了些人,几个小孩笑闹着跑来跑去。自己这里并没有人看守着。木青没有犹豫,正要悄悄溜出去,看见那个首领和骊芒已经一道朝这个方向过来了,两人一边走一边说话样子。

           木青不再看了,迅速放下了兽皮,屋子里走了两圈,心头有些焦躁起来。

           那两个人说话声音已经到了门口。似乎停那里了。

           木青忍不住又凑了回去,透过门帘缝隙朝外看去,见首领正用力拍着骊芒肩膀,骊芒神情看起来很是恭谨。

           首领示意骊芒离去。骊芒转身走了。木青感觉他临走前似乎朝自己这方向看了一眼。

           木青心里咒骂了一句。见首领要朝这里进来了,急忙闪身后退,脚却是被地上堆着一摊绳子给勾了下,摔到了地上。

           木青一下有了个主意。

           她不知道这主意到底行不行。但没办法,已经容不得她再多想了。试一下无论如何总比被按那张油光发亮兽皮上好。

           首领进来时候,愣了一下。

           木青正席地坐火把边上,拿了一截绳子,手上绕来绕去,脸上带了笑容。

           她知道自己这群人眼中并不是美女。美女应该像今天看到那个小胖妞一样。他们对她感觉,应该类似于从前晚清时国人第一次看到金发碧眼丰乳肥臀洋女人时反应。但是现,她需要蛊惑这个让她感觉非常不适男人。

           她压住有些狂乱心跳,脸上量做出让人看了舒适笑容,右手灵巧地将刚才拣了过来一根细绳缠绕自己左手指间,看起来明明是缠死了,一拉绳头,绳子却从手上松脱了下来,再缠绕几圈,手指轻轻一弹,绳子便出来个结。

           这是她从前偶尔学过来一个绳子魔术,并不难,重手法,但是不知道人看眼里却是百思不解。

           她又重复了一遍这动作,然后抬头看向首领。

           首领显然也被吸引住了,走到她身边蹲了下去,眼睛紧紧盯着,脸上神情很是怪异。

           木青又做了一遍。

           首领一把拉住她手,翻来覆去地看了几下,然后看着她,嘴里飞地说了一串话。

           木青微微笑了下,慢慢地重复了自己动作,演示给首领看,然后把绳子递给了他。

           首领接了过来,很有兴趣样子,尝试着自己也去缠绕。木青教他,他失败了几次之后,终于能像她一样将绳子从手指上拉下来,再弹出绳结了。

           他喉咙里发出了阵咯咯笑声,注意力已经完全被这个奇游戏给吸引住了。低头反复地缠绕,不停地拉,显得很是愉。

           木青站了起来,换了根粗些长绳,绕柱子上打起了结。

           上古无文字,结绳以记事,中国秘鲁印地安人皆有此习惯,即使到了近代,一些没有文字民族,仍然采用结绳记事来传播信息。

           木青不相信这群土著有自己文字,即使现已经是二十一世纪。她打赌他们应该会对结绳感兴趣,何况绳子对他们而言应该也是一种很重要生产资料。

           从前公司安排导游上过野外训练课,拜那位老师敬业,教授帐篷结打法时候顺带地教了下另些常用水手结结法。据说光有名字水手结就有一百多种,还有很多厉害结法甚至连名字都无人知晓。她学不来那么多,只是一些常用结法。但看起来也够了。

           她先打了个布林结,然后是活结,再是丁香结、双套结,后是墨水结。

           首领果然一下又被吸引了注意力,靠了过来看她打,然后松脱。木青耐心地教他。

           教了十几遍之后,首领终于有些学会了,自己蹲柱子前认真地反复结绳。

           木青刚才故意引导他站了背向兽皮门帘方向。

           他打得非常专心,喉咙里不时发出几声含糊声音,全部心神都被绳结吸引住了。

           木青原本是打算趁他不备,用木棍击打他后脑再逃脱。但现,她改变了主意。

           她不能保证自己可以一击到位顺利让这男人晕倒。如果只是让他恼羞成怒头破血流然后招来一大群人,不如不打。

           她临时改了主意。后退着慢慢地退到了门帘前,悄无声息地掀开了那块兽皮,出了房子。

           外面篝火已经燃得只剩下灰烬了,风吹过才会偶尔泛下红色火星。原来人都早已不见。应该各自散了去睡觉了。

           木青朝屋子疏落些方向潜去,蹑手蹑脚地经过。

           当她终于将这片聚居地甩身后,撒开腿往林子里跑去时候,她心脏跳得非常剧烈。

           她之前根本没有时间去想逃入林子后事情,只想离开这个地方和这群人。她知道自己很有可能会再次碰到那样怪鸟,或者比它能叫她致命猛兽,或者后因为迷失了方向而死这片森林里。但总比失去自由,从此一次次被那个黑牙齿松皮肤老男人压身下要好。

           况且她心里还是怀了一丝侥幸。万一她运气够好呢?比如说碰到一队入林科考人员什么。

           她一直都是个很乐观人。

           就她要一头扎进林子里时,她发现她运气实不够好。

           她身后突然伸出了一只手,重重地钳住了她腰。

           她吓得几乎失声大叫,猛地回头,发现竟然是骊芒,一双眼睛夜色里看起来发出野兽般幽光。

           难道他刚才一直就附近,只是自己太过紧张所以没有发觉?

           聚居地中间突然亮起了一点火把光,有人胡乱挥动着它,不断发出高叫,寂静夜里听起来格外惊心动魄。

           是那个首领声音。

           想到又要被送回那间屋子里,木青此刻才觉到了自己对这个人怨恨。就连之前他将她送给那个首领时候,她也没有像现这样怨恨过。

           她想都没想,低头一口就狠狠咬了他手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