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4192567380"></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木青坐独木舟又漂了一个上午,太阳头顶晒得热时候,那男人停靠了河边一株有着巨大树冠树荫下。他取出了昨夜烤好后没吃那块鹿肉,撕了一块,朝木青丢了过来。

           木青想起这块肉历险,上面说不定还沾上了蛇皮上粘液,绷紧了下巴,丢回了给他。

           那男人也不勉强,吃了自己那块,起身朝林子里面去了。

           木青小心地爬到了他位置,后面一堆猎物旁原来放置了些野果子。翻了下,发现只剩几个椰果了,其它果子已经没了。

           她有些失望,拿了个椰果,慢慢又爬了回来。

           这种独木舟稳定性不是很好,何况上面又载了不少猎物。她必须很小心才能保持住平衡。

           就她又费力地开椰果壳时候,男人回来了,手上拎了个绿色包袱。放到了她面前。

           是一片摊开了至少有一平方阔叶,里面包了一包红红黄黄浆果。看起来有些叫人垂涎,尤其是和刚才那块鹿肉对比之后。

           木青有些意外。抬头看了下对面已经坐了回去划桨男人,犹豫着要不要朝他表示下自己谢意。当然那念头不过一闪而逝,很就消失了。她决定不理会自己这种文明人虚伪。明明心里别扭得要死,表达出来谢意也不会是真。

           她用自己衣服蹭下野果子皮,然后吃了一个,味道酸酸甜甜,汁水丰满,还不错。

           蹭第二个时候,她突然有些哑然失笑。自己身上这件衣服现恐怕比身边触手可及浑浊河水还要脏上几分。她却是下意识地宁愿自己衣服上蹭擦,也不愿伸到河里去洗下。

           接下来她就直接用手揉下,然后放进嘴里了。

           至少经过前两天,她发现自己肠胃并没有想象中娇气。唯一让她有些郁闷是觑空偷偷去进行排泄这个生理需要时候,既要小心防着四周不会突然窜出来一条蛇,过后还要为清洁工作犯愁。

           幸好大自然造物神奇,随手够到便是可以利用资源。

           她这么安慰自己。

           她被太阳晒得实有些头昏脑胀,看了眼对面那男人,正专心致志地挥着手中双桨加速前进,额头和肌肉鼓胀身上满是水滴,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被船桨带上河水溅上。

           她现没心情去欣赏雄性肌肉,这么坐着看也帮不了他忙,干脆慢慢躺了下去,蜷缩了腿,拿刚才那片大叶子遮挡着头脸和上半身不受热日炙烤。

           虽然还是很热,但总比直接曝晒太阳下面好。

           她很便睡了过去。

           等她惊醒时候,太阳已经偏西了。

           让她有些不满是,那男人不是叫醒她,或者推醒她什么。

           他是用脚踢醒她。

           他踢得并不重,但她觉得受了侮辱。

           只这感觉很便遭到了自己嘲笑。

           不过是个野人俘虏,两天里这家伙没虐待她,没让她做苦役,管她吃饱喝足,人身侵犯也是起了个头便戛然而止,并且从怪鸟嘴和爪下救了她一次命。

           她再不知足,老天说不定就会再来一个雷,把她从这个野人身边劈到恐龙世界了。

           木青立刻爬了起来,揉了下眼睛,抬头见他已经将船上东西都搬到了岸边。晒干蛇皮被绕他脖颈上。望远镜和她自己那个背包却是不见了。

           他伸手到嘴里,打了个响亮呼哨。

           木青应该是被太阳晒得实有些发晕,呆呆站那里看着,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直到过了一会,猛地看见从林子后面钻出了四五个和他同样打扮人,这才醒悟了过来。

           他们都是他同类!

           他已经将她带回了居住地,现等这里,不过是因为地上猎物太多,他一人搬运不回去,这才召唤同伴过来帮忙。

           这个认知让她微微有些不安。过去两天多时间里,她原本一直以为他只是独居,或许也慢慢有些习惯了这样认知。现骤然知道他背后还有一群人,刚生出那种微微熟悉感觉便一下消失了。

           她有些为自己未来惴惴起来。

           尤其是当她看见这几个人用惊讶目光上下打量她时候,这种惴惴加强烈起来。

           她默默看着这群男人一道背抬了猎物,朝林子里走去。自己也是跟后面。

           他和他同伴们不住说话。那几个人看着他眼光里都似含了些尊敬和羡慕,其中一个还伸手摸了下他脖子上蛇皮。

           她猜测或者是那蛇非常罕见,能捕捉到对他们来说是一种难得幸运,所以那几个才会有如此表情?

           走了大约不过几百米路,木青便看见一大片平地。

           这里原来应该也是片茂密树林,只是后来才被开辟了出来用作群居。木青如此猜想,因为她看见不少树桩还立那里,露着上面被砍伐得支离破碎伤口。平地上搭建了大大小小数十个简陋草棚木屋,屋子之间有男人女人和小孩来来去去。此时应是煮饭时间,不时能看到一些女人正露天忙着,身边粗陋炊器里火光中冒出缕缕白烟。像她从前和同事外出野炊时景象。

           他们全部都是□着上身,皮肤泛了棕黑健康颜色,不论男女。孩子就是□,木青甚至看见几个十几岁少年也和孩子一样。

           她开始被人注意,身边慢慢围了些来观看人。对她指指点点。

           她突然觉着自己这样紧密包裹着,实是怪异。像个误入异类。脑海里浮现出那男人昨夜撕扯开自己衣服时情景。

           她现开始怀疑,这男人昨夜之所以有那番举动,会不会只是出于好奇心,想验证下她遮挡下胸口到底长了几只乳-房?好吧,她承认自己这个念头实有些怪异,不仅怪异,而且可笑。但是现看来也不是没可能。

           木青站原地,看着那男人和他同伴们说笑着朝前去,多人朝他们涌了过来,面上带了笑容,像是迎接。

           然后,她看见一个少女嘴里嚷着类似“骊芒”音调,欢笑着朝他跑了过来。那应该是他名字了。

           这里女人比较瘦,木青看见几个正煮饭,年纪并不大,但胸部大多有些瘪垂下去,只有这个少女和别人看起来很不一样。头上戴了顶艳丽色彩羽冠,脖子和手腕上系了看着像是栗子壳之类饰物,下身围那块东西看起来也比别人要好些。不止这样,她很肥硕,丰满胸部随她跑过来时不停晃荡,看得木青惊心动魄,甚至有些不好意思。

           她猜测这里既然是一群人同居,那么这个看起来和别人明显有些不同少女,很有可能应该地位比较高。且这个物质相对贫乏野人圈里,或者说土著人圈里,肥硕应该是受到向往。换句话说,她应该是这个圈子里一个地位尊贵美人。

           少女到了那男人面前,眼里闪着兴奋光,嘴里飞地说了一串话。

           然后,木青注意到她眼睛直直盯上了他脖子上那块蛇皮,露出了异样光。就像赫本仰望着蒂芙尼橱窗里珠宝那样。

           木青猜测她是想要用这张扑克牌方块给自己做一条真皮围裙。

           但是那男人并没有给她,不知道说了什么,少女嘴巴有些翘了起来。

           这时一个看起来约莫五十多岁男人走了过来。

           这男人头上也是戴了顶羽冠,当然没那少女般华丽,只是灰色短翎冠。

           周围人对他似乎十分尊敬样子,见他过来,立刻让出了一条道。

           只有那少女仍倔强地立着不动,眼睛紧紧盯着骊芒。

           骊芒没有动。

           那羽冠男人似是对这少女也有些无奈,皱着眉说了几句,少女这才有些委屈似地扭头跑了。

           木青再次猜测,这头戴羽冠男人应该是这里首领,而那少女,从两人神情来看,很有可能是他女儿。

           羽冠应该是一种权力象征。至少木青没看到别人头上有戴着。

           骊芒向着首领展示自己猎物,包括那个用树叶包裹蛇头。

           木青注意到,他并没有交上自己那个背包。

           首领看起来很是满意样子,不住点头,说了句什么,人群便都欢呼了起来,纷纷抢着去抬那些猎物。

           应该是说都拿去分了?

           木青正偷偷观察,突然一僵,那男人,骊芒,扭头看向了她方向,似乎迟疑了下,然后很便指着她对那首领说起了什么。

           木青担心事情发生了。

           首领走到了她面前,绕着她走了一圈,然后伸手探到她胸口和臀部各重重捏了一把。开始有些惊讶表情消失了,现出很满意样子,咧嘴笑了起来。木青看到他露出乌黑牙齿,脸上松弛皮肤因为这个笑而皱到了一起。

           那个叫做骊芒男人,应该已经把她作为好猎物献给这个首领了。

           木青抬眼看向骊芒。

           他背着夕阳,木青看不清他脸。

           但她知道,她自己脸色此刻必定非常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