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4192567380"></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8 天大的羞辱
          p>  “墨笙歌,我是你的婆婆,你就要听我的!”

           这一定是墨笙歌这么多年来听到最荒谬的一句话,荒谬到她硬生生地愣怔了一秒钟,才做出了反应。

           “妈,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谈。”墨笙歌不是一个性子激烈的人,即便是面对杨月华这样的苛待,她依旧希望通过温和的方式解决,“不管您对我有什么不满,看在昀沐的面子上,我们都应该和解不是吗?”

           杨月华挑眉看着墨笙歌,就像是在看一个笑话一样。直看到墨笙歌的心都凉了半截,杨月华才淡淡地说:“我对你,没有什么好说的。上楼休息吧,待会儿药煎好了,我就让徐妈给你端上去。”

           说完杨月华转身就要离开,墨笙歌抢先过去叫住了她:“妈,为什么一定要喝那补药?你……你到底在那里面放了什么东西?”

           杨月华听墨笙歌对她的补药有了怀疑,慢慢地转回身来扫视了墨笙歌一眼,冷哼了一声:“你是我的儿媳,我给你吃补药当然是希望你早日能怀孕产子,延续我们白家的香火。墨笙歌,不要再装傻了,你明明已经知道我和昀沐有一年之约,难道不应该多努努力,快点怀上孩子?”

           “我的身体很健康,我并不需要补药。”

           杨月华嗤笑了一声,视线下移到了墨笙歌平坦的腹部:“是吗?那为什么一年了,你的肚子还是没有消息,我的朋友都在背后说我们白家娶了一个平民不说,还是一个不会下蛋的鸡。”

           轻描淡写一句话,杨月华似乎都没有觉察到她尊贵的口中吐出了多么难听的话。墨笙歌的身子晃了一晃,脸色难看的像是一张白纸。杨月华刚刚那一番话,是对她极大的羞辱。墨笙歌觉得眼睛里面火辣辣地,就好像是热油溅了进去,扎得她生疼。

           “妈,你……”

           杨月华扬手打断她的话,嫌恶地转身就走:“别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昀沐不在,你做出来给谁看。”

           墨笙歌就愣在原地,看着杨月华面色如常地走了出去,她的背影优雅高贵,好像刚刚那一番话根本不是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的一样。墨笙歌站在空落落的厨房里,茫然地看着眼前,但是却什么都看不到。

           她到底该怎么办?

           就像是一座山直直地坠落到了她的肩头,墨笙歌只觉得疲惫到了极点,她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回到了卧室里,双手撑在洗漱台上,直愣愣地盯着镜子里面色如纸的一张脸。

           苍白无神,连表情都是僵硬的。

           拧开水龙头,接了冰凉的冷水在脸上拍打了几下,终于挤出一抹不正常的绯红来。墨笙歌这才走出盥洗间,重重地把自己摔到了床上,看着对面墙上一幅巨大的婚纱照,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衬托出了白昀沐修长的身材,他的双臂搂着一身洁白婚纱的墨笙歌,两个人笑得甜蜜。

           那时候的墨笙歌,还对未来的婚姻生活充满了期待,她的眼睛那么亮那么美。

           到底是生活欺骗了我,还是你骗了我?

           眼睛有点浸润,一行热泪滑过墨笙歌的脸颊:又或者,是我欺骗了我自己?

           做土豪,返小说币!仅限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