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4192567380"></smal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4 白昀沐的深情网
          p>  杨月华看着墨笙歌惊异到失色的表情,唇角的笑意浮现地愈发明显,她装作吃惊地看了墨笙歌一眼,说:“难道昀沐他没有和你说过?”

           墨笙歌心中摇了摇头,没有。

           她还记得结婚那晚,送走了喜宴上往来不绝的宾客,白昀沐和她都已经被应酬搞得疲惫不堪。白昀沐抱着累成一滩泥的墨笙歌窝在沙发里面,啃咬着她的耳垂对她说:“笙歌,你今天真美,比喜宴上所有的女人都美。”

           墨笙歌亲昵地回抱着他的脖颈,在他的锁骨处靠着,问他:“今天我的表现怎么样?”

           若是放到从前,墨笙歌是并不在乎旁人的目光的,她出类拔萃,禁得住所有人的诋毁和赞美。但是,这些自信一旦碰上了白昀沐,便全都变成了飞灰。他俊雅出众,温柔体贴,好的让所有女人为之沉醉,墨笙歌想倾尽自己所有回报他的爱,包括为了他,去学着做一个合格的豪门女主人。

           招待名流,交谈名媛。

           墨笙歌学得如此用心,以至于她显得那么聪慧,一场隆重奢华的婚礼中,她的举手投足都那么高贵典雅,引人注目,让人连一丝错也挑不出来。

           “你做的很好,”白昀沐在她冰凉的额头上亲了亲,拨弄着她挽起的长发,对她说,“就连妈她都很满意你今天的表现。其实你完全不必为了我去逼迫自己做这些,这里是我的家,也是你的家,在这里只有幸福和快乐。”

           墨笙歌靠着白昀沐由衷地笑着,比他见过的任何笑容都摄人心魄。

           “在你们举办结婚典礼的前一夜,就在我刚刚坐着的地方,我和昀沐长谈了一夜,他最终和我一起拟定了那份秘密的协议。”杨月华似乎非常享受这一刻,她等这一刻已经等了整整一年,“不要说我残忍,我已经给了你们整整一年的时间,但是……”

           杨月华的话没有说完,很显然她指的是墨笙歌并没有能够怀孕的事情。

           墨笙歌定定地看着杨月华,她忽然觉得后背阵阵发凉。这个雍容华贵的女人一直以来都非常强势,墨笙歌知道她非常的厉害,以一己之力扶持白氏这么多年,但是她此刻才真正地惧怕起了她。

           一边盼着白昀沐和她早早离婚,一边又假情假意地为她找来补药来吃。

           那补药……

           墨笙歌心里一动,一个可怕的念头遽然出现在她的脑海,她晃了晃头觉得不可能,但心底里已经不可抑制地传来更明显的恶心,翻江倒海地在她腹中翻搅。

           “呕——”

           猛地俯下身去呕吐了起来,墨笙歌觉得自己的胃里难受地很,那酸酸涩涩的感觉顺着胃,顺着食道窜进了她的眼睛和鼻子,湿漉漉的什么东西从眼眶里滚了出来,掉进了马桶里。

           半晌,有一双温热的手揽上了墨笙歌的肩膀,她迷迷蒙蒙地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笙歌,你怎么吐成这样!”

           墨笙歌看着眼前焦急的英俊面孔,白昀沐的一双俊朗眉目焦急地看着她,那眼底就要溢出来的关切让墨笙歌的心抽搐了一下。